中南民族大学张志纲:传承八千年漆画技艺 弘扬新时代工匠精神

日期:2019/11/07   来源:中南民族大学    字号:[ ]

大漆,这个名字似乎似曾相识但又不能明确了解其为何物。在近期热度高涨的《国家宝藏》节目中,一位大漆解密人通过木漆板画在全国甚至全世界揭开了大漆创作的神秘面纱。

其实,大漆的使用,源远流长。远古时代,在中国传统家具中,就有关于漆树的记载。《尚书·禹贡》曰:“兖州厥贡漆丝” 。《山海经·北山经》中说:“虢山,其木多漆棕。英靼之山,上多漆木。”上面所说的兖州、虢山系指山东、甘肃一带多漆树,。而楠杆生漆“明清时期”作为皇家贡品,素有“贡漆”之称,一度曾远销东南亚各国。《贵州府志》、《德江县志》介绍楠杆生漆有特色,品质非常好。有诗赞曰:“生漆净如油,宝光照人头;摇起虎斑色,提起钓鱼钩;入木三分厚,光泽永长留”。即使时过境迁,在那些郁郁葱葱的山林里,仍有涵养着乳白生漆的树干等待着被发现被耐心且小心的刷在被人珍视的器物上。“漆之为用也,始於书竹简,而舜作食器,黑漆之,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画其内。”大漆,不仅蕴含了中华民族的智慧与审美还是一切时间的见证。与大漆相守的解密人——张志纲,终于吹开被蒙上厚厚一层历史尘埃的大漆,把它带到了我们的眼前。

大漆为媒  一眼千年

“与大漆的相遇是一种缘分”在问到张志纲是如何与大漆相遇时,他这样说道。1998年,张志纲考入清华学院,本来只想考个冷门专业,却无意和大漆结下了缘分。当时张志纲师从乔十光中国的“漆画之父”。在说起学习大漆的过程中,张志纲说到一次上课,乔十光让全班同学都去他家上课,近距离的张志纲听到了老师关于画作耐心的讲解,更听到了关于创作和制作的众多宝贵经验。观看感受乔十光的作品,让张志纲更加明白了观看作品本身远比看画册来的震撼和感动。而在大二时一次“勇敢”的经历,更加坚定了张志纲与大漆之间的缘分。一般人接触到大漆是会过敏的,当时课堂上老师说“谁敢把漆涂到手上?”张志纲当时就把漆涂到了手最敏感的地方,但结果自己并没有任何过敏的迹象。所以,在张志纲看来,是大漆选择了自己,而不是自己选择了大漆。缘分,也许是过眼一瞬,但对张志纲来说却是“一眼万年”。

当初一个漆艺班只有十五个人,但从毕业到现在一直坚持漆艺的只有张志纲一位了。“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对于大漆,张志纲一直以崇敬的心情去对待。他把大漆比作自己的朋友,将自己对于生活的感受情绪的表达都寄寓在了蕴含时间的大漆上。“大漆虽然是液体,但干固之后就会一场坚硬,并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更加通透更加细腻美丽,而也是大漆,在我最低谷的时候带给我了自信”。也许,这就是“老而弥坚”,在时间与空间的交错下,在历史的长河中,大漆和张志纲互相成就了彼此。

以漆为纽 言传身教

乔十光是张志纲漆画创作路上最为重要的启蒙老师。乔十光对学生耐心细致的讲解,为学生无私的提供创作和制作大漆板画的宝贵经验,温和的语气都给张志纲带来了深刻的印象,也以此,为张志纲树立了做一位良师的榜样。

我一直记得当初他为我们上课的情景,当时乔老师让我们全班同学都来到了他的家,在老师的家中上课,那是我们从未体验过的。乔老师的家中挂满了他的作品,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感受乔老师的作品,更加明白了观看作品本身远比看画册来的震撼和感动。在乔老师家中,我们听到了他关于画作耐心的讲解,更听到了关于创作和制作的众多宝贵经验。他还将家中的漆艺方面的藏书尽数拿出,供我们学习观看,与我们喝茶聊天。乔老师的亲近温和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这些年我也一直为成为乔老师一样亲和负责的老师而努力着。”张志纲这样说道。在张志纲的老师中还有一位老师给了张志纲很多关于大漆的思考而启发。“他是一位韩国老师,在他的课堂上他总说大漆是有生命的”大漆是有生命的,它含蓄而沉稳,内敛而坚强。一滴一滴大漆里包含着的的是一晃而过的时间,包含着的是时间的艺术和匠人的用心。要学会等待,才能见证最不为人知的大漆的美丽。大漆就像君子,像一个拥有永远的无名英雄,它就这样静静地见证者,无所谓名利,就如张志纲一样。

张志纲现任中南民族大学讲师,不论在课堂上还是生活上他都会尽量将自己从前辈、老师身上学到的东西传授给自己的学生。学生有了想法和创意,张志纲会用心和学生一起动手实验。一些学生在制作上出现了什么问题,他也会及时和学生一起解决。而大漆,作为一种天然树漆,购买成本也是很高的,当一些学生没有资金去购买原漆时,张志纲也会尽量帮学生解决难题。做漆的耐心和爱心,在制作过程中被张志纲漠漠汇于师生关系当中,并期以这种匠心精神将对漆的热爱传承下去。

源于生活 漆蕴中华

“大漆一种就是纯艺术的,用来表达艺术家的情感和精神,另一种就是具有实用性的。我现在正在将大漆更多的融于生活中,让它拥有实用性能被更多人所使用”。漆艺的发展,现在可以说正处于一个瓶颈期。越拉越多的化学漆的出现严重的阻碍了大漆的发展,相比于大漆,化学漆价格更低,使工序更简便因而被更多人所接受,张志纲在提到大漆的发展境况时提到,但对于大漆的未来发展他还是抱着积极乐观的态度的,因为在张志纲看来大漆所具备的文化价值和健康价值是化学漆等代替漆所不能比的。大漆虽贵但经受得住时间的打磨,它甚至能改变易腐材料的特性,使之千年不腐。这就是大漆的力量。大漆还能吃,张志纲会给自己的孩子演示吃生漆,还会带着孩子亲自到割漆场地,从漆农身上亲自收漆。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也始终属于一种人的艺术。

漆艺作为一种中华民族的传统技艺是需要被了解很传承的。漆文化里氤氲着的历史的水汽,蕴含着的中华民族的品格,穿过层层历史的面纱,最终来到我们眼前,焕发着迷人的光彩。而为其解密,始终热爱的匠心精神终会被人乐道,深深不息,万久弥新。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